自我审查比任何审查都更可恶


前言:本文所提到的自我审查并不包括媒体机构,只是指政治层面上,个人发表言论前的预先措辞考虑,及发表言论后的自我重新审核。

最近在看《理性时代》,这本书的作者托马斯·潘恩,在书中强力并且清晰地表达自己的思想,对比现在人们光怪陆离的自我审查,让我觉察到这是另一种不理性的时代。所以我也想在此表达我的想法:

我认为自我审查是一种对自身思想的迫害,自我审查比任何审查都更可恶。

自我审查的危害

我意识到自我审查变得普遍,是从我看到越来越多的拼音缩写、谐音等代替词开始的,比如「zf(政府)」「qj(强奸)」「ss(杀死)」⋯⋯这里需要说明的是,「yyds(永远的神)」这类词属于语言矮化现象,不在本文讨论的范围;自我审查不只有这一种形式,意识到某些话语的敏感性,故意闭口不谈、故意远离这些内容等,都属于自我审查。

随着自我审查的人增多,人们最直观的感受就是,会越来越频繁地看到这些代替词,讨论也变得越来越娱乐化、语焉不详。同时,当人们想完整地表达自己的思想,自我审查又促使人们不得不思考如何避免触及审查,以及如何使用更模糊的、更安全的词替代自己真正想说的话。于是,人们不得不将原本用于深入讨论和交流的精力去与审查制度博弈。

这样做的危害,我直接联想到的是乔治·奥威尔小说《一九八四》中设想的「新语」。奥威尔在小说的附录,解释过新语的原则:大量词语及文法被简化、取代或取消,例如「好(good)」是指「喜欢老大哥(to love Big Brother)」,而「坏(bad)」则已被「不好(ungood)」取代,削弱人用不同方式及语句表达意见的能力⋯⋯自由、革命等概念的词语,都已删除。

新语的目的是控制和消灭思想,而潜藏在这种自我审查下的真正危害同样如此:表达的丰富程度一定程度上决定了思维的边界,当表达受到限制,思想必然遭受影响。如同乔治·奥威尔所说,「思维的浅陋让我们的语言变得粗俗而有失准确,而语言的随意和凌乱又使我们容易产生浅薄的思想。」

如果当我们谈论某个话题时,我们意识到这个话题的敏感性,自我审查,然后放弃发声,或者总是回避这些话题,久而久之,我们就不知道该如何发声了,这也就意味着我们不知道该如何思考,也就是说我们的思想被控制和消灭了,所以自我审查是一种对自身思想的迫害,而且比任何审查都更可恶。

产生自我审查的原因

谈论完自我审查的危害后,我想继续探讨自我审查产生的原因,也许了解到原因,我们才可以有针对性的做出改变,而我认为产生自我审查的根本原因就是:人们对于当前政治氛围感到恐惧。

由于中国没有明确的审查标准和法律依据,甚至「根本不存在审查制度」,导致各个网站、平台有各自的审查制度,人们不知道自己所发表的内容中哪些可能触发,甚至在将来可能触发审查,这样泛滥、暗箱操作的审查制度使人们时刻处于一种如履薄冰,害怕因言获罪的恐惧中,从而只能为了不触及审查而不断自我审查。

在成熟的民主国家,例如德国,1998 年修订的《德国刑法典》第 86 条第一款规定「传播或为用于传播而制作、储存、进出口以及公开或在集会中使用德国宪法法院认定的违宪政党或组织标志可判 3 年以下有期徒刑或罚款⋯⋯」也有明确定义什么是纳粹标识(比如「前国家社会主义组织包括希特勒的纳粹党标志」),什么是纳粹礼(比如「右臂和右手伸直并垂直于胸口或稍微举起,手心向下」)。

如果人们知道明确的审查制度,并且当审查力度超出执行范围时,人们可以有正规途径去申诉,在这种明朗的政治氛围下,就不会有自我审查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