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没死,是有的人死了


两天前,王左中右在他同名公众号发表了一篇名为《中文大约的确已经死了》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他列举了非常多令人深恶痛绝的关于中文的事实,然后他认为「中文已死」,但我并不认同,我认为这与中文无关,而是与使用中文的人有关,把概念提升到中文这一层面,只不过是他的噱头,我想要批判的,是人。

在那篇文章中,王左中右从低幼、敏感、失去创造力和废话多四个方面来论证中文已死的情况,本文也将从这四个方面,并且基于他所列举的事实,阐述我的观点,但在本文中,我没有反驳他的地方,并不代表我认同他,我只是想谈论我认为更加重要的事情。

低幼?还是异化?

在他开篇谈到「中文越来越低幼」时,我认同他部分说法,即我也讨厌不专业的表达。

但比起不专业的表达,他所提到「阳性患者」被称作「羊」这一现象,我认为这是更加严重,必须警惕的现象。把人叫做「羊」,把女人叫做「母羊」,这是对人的异化,如果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使用这种叫法,最糟糕的情况可能是,大家心里会慢慢形成一种可怕的默契:我们是不是可以不用把他们当作「人」来对待,我们是不是可以对他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因为他们只是「羊」,不是「人」。

我印象中历史上有许多的人类惨剧就是由此发生,不过我目前能回忆起的只有《黑镜》中的一个类似故事,军人的感知系统被调整,让军人看不到被杀戮对象的真实面目,这些军人一直以为自己屠杀的是所谓的「蟑螂」,但其实他们杀的是和自己一样活生生的人。

但对于上述问题,是中文的问题吗?不是,是人自己的问题,是人自己选择了如何使用中文,是人自己在无知中塑造了黑暗的思想。

敏感?谁在敏感?

对于他所列举「杀」字变成「▢」这个符号,「钱」字用首字母「q」的缩写代替之类的情况,我和他同样厌恶,但我不知道他厌恶的是什么,而我厌恶的是进行审查的人,和自我审查的人。

出现这种情况,原因并不是如他所说,因为「中文越来越敏感」,而是因为,人变得敏感,人变得害怕,人变得越来越没有道德底线,有人在担心因言获罪,有人在担心审查力度不够,人人都在在进行审查与自我审查(关于自我审查的危害以及形成原因我在《自我审查比任何审查都更可恶》中已经详细说明)。

这不是中文的问题,也是人的问题。比起将问题嫁祸到「中文」这个词上,我们更应直接指出这种问题的所在,并且全力纠正,把每一个文字都光明磊落的呈现出来。

这不是创造力?

王左中右在文章中列举了非常多新兴网络词语,然而他却说「中文越来越失去创造力了」,那他所列举的那些新词是什么?那不就是创造力吗?

所以我认为他再次混淆了中文与使用中文的人,我们所讨厌的是「绝绝子」这类的词吗?不是,如同一天世界在其推特上提到,我们讨厌的是「潦草、陈腐、人云亦云的写作」,我们讨厌的是用胡乱使用这些词语的背后的人。

废话多又怎样?

他还提到「中文的废话越来越多」,用他所谓的现代「文字垃圾」对比古代文人经典,怀古伤今。

但我认为,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内容,古代肯定也有垃圾,现代也不乏经典。他可以不喜欢,我也谈不上喜欢,这就是一个见仁见智的事,与中文死没死无关。

我不能死

我所谈论的,全是基于王左中右所列举的,但他似乎把批判的重心放在中文上,而我认为中文与此无关,这些都是人为的。

我不想对着中文徒伤感叹,这很没用,我想警醒自己,也许也可以警醒其他人,保持对中文的尊重,保持对自己与对其他人的尊重,文字的力量比想象中更强大,文字所能代表的东西比想象中更多。

王左中右说中文已死,作为一篇回应、或者反驳他的文章,我觉得我的文章中也得死点什么,因为我批评的是人,所以我就说是人死了,因为的确从某种层面上来说,把在王左中右文中那些中文用得如此糟糕的人,虽然活着,倒不如说已经死了。


回复

  1. 由比詩璃音 的头像
    由比詩璃音

    中文不过是构建表征的道具,折射出背后乌合之众。互联网使这种效应被放大了,其实他们一直都在。

  2. 鸟叔 的头像

    不仅没死而且现在流行学中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阁下的回复有可能会被系统误识别为虚假、恶意的广告,以至于无法显示,如果发生这种情况,请与我联系,联系方式请见「关于」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