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服内心的猛犸象:为什么你应该停止关心别人对你的想法


文:Tim Urban,译:杜金珂,校对:余淑颖、杜金珂,原文:Taming the Mammoth: Why You Should Stop Caring What Other People Think,本文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由杜金珂在《木土金王可》发布。


第一部分:认识你的猛犸象

那是小学二年级开学的第一天,班上新来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她的名字是 Alana,不到一个小时,她就成了我的一切。

当你爱上一个人,可你只有七岁,你完全不知道可以做些什么,你甚至不确定你想从中获得什么。只有一种无形的渴望,然后这种渴望会逐渐成为你生活稀松平常的一部分。

几个月后,情况发生了变化。有天课间休息时,班上的一个女孩开始问每个男孩:「你想和谁结婚?」当她问到我时,我不假思索的说出「Alana」。

当时我还很年轻,没有意识到社会上唯一可以接受的答案是,「谁也不想」。

我一回答,这个可恶的女孩就跑向其他同学,告诉每个人:「Tim 说他想和 Alana 结婚!」每个人都笑得不可开交。我觉得我的人生就到此结束了。

这个消息很快传到了 Alana 的耳朵里,之后几天她都尽可能的远离我。如果她知道什么是限制令,肯定会立马拿出一个来。

这次可怕的经历给我上了一堂重要的人生课:做自己可能非常危险,你应该在任何时候都保持极端的社交谨慎。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受到创伤的二年级学生才会想的事情,但这也是这篇文章的主题。这也不仅仅是我从我失败的童年中汲取的教训,更是一种根植于人类基因中的妄想症,一种普遍存在于全世界人类文化中的集体精神错乱:

人类总是不理性的、徒劳无益的痴迷于,别人对我们的看法。

人类进化必然有其原因,为了理解人类为何会进化成这样,让我们回到公元前 5 万年的埃塞俄比亚,在那里,你的祖先生活在一个小部落里。

那时,成为部落的一份子对生存至关重要。部落意味着食物和保护,当时想要得到这两者都不容易。因此,对你的祖先来说,世界上几乎没有什么比被部落成员接受更重要的事,特别是被那些部落权威接受。融入周围的人,取悦上层的人意味着他可以留在部落,而他能想象到的最糟糕的情况就是部落里有人开始窃窃私语,说他有多烦人,多没出息,多奇怪,因为如果有足够多的人不喜欢或者排挤他,他就有可能会被踢出部落,独自死去。他还知道,如果他在部落里追求一个女孩而被拒绝,他失去的不仅仅是那个女孩,那个女孩会把这件事告诉其他女孩,此后他生命中所遇到的每一个女孩都知道他那蹩脚、失败的尝试,也许他再也无法找到伴侣。被社会接受就是一切。

因为如此,人类演化出一种对别人对他们的看法的过度痴迷:渴望得到社会的认可,以及对于不被喜欢的极度恐惧。让我们把这种痴迷具像化一点,把它当作一头心中的洪水猛兽,一头 5 万年前的猛犸象。它看起来像这样。

「社会生存」猛犸象

你祖先的猛犸象是他能够生存和成长的核心,只要让内心的猛犸象得到社会认可,并密切关注它对不被喜欢的恐惧,就会没事。

这样的逻辑在公元前 5 万年没问题,公元前 3 万年,还有公元前 1 万年都没问题。但是在过去的 1 万年里,人类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我们的文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文明是可以快速变化的,而我们的进化生物学几乎不可能以那么快的速度前进。因此,我们的文明像兔子一样向前飞奔时,我们的社会结构和生物学却继续蜗牛般的进化和调整。

我们的身体和头脑是为公元前 5 万年的部落生活而打造的,这使现代人具有一些不幸的特征,其中之一就是在「社会生存(Social Survival)」不再是一个真正概念的世界里,仍然固守部落式的生存方式。我们生活在 2014 年,可我们心中仍有着一头巨大的、饥饿的、容易被吓坏的猛犸象,并且它仍然认为自己生活在公元前 5 万年。

不然你为什么会试穿四件衣服,却在出门前仍然不确定穿什么?

「太保守了。」
「太放荡了。」
「我觉得不行。」
「这样还行吧。」「不行。」

猛犸象对于浪漫的拒绝,让你的祖先变得谨慎和精明,但在当今世界,它只会让你成为懦夫:

「她在那里······」
「或许我应该去和她聊聊天······」「这是我听过的最糟糕的想法。 这样一点都不酷。」
「好吧,我继续待在这里。」
「想象一下,如果现在你只是像个失败者一样孤独的站在这里,每个人都在看着你,一定会想你该多有失败,才会独自站在这里。」

甚至不要让猛犸象陷入展示艺术天分的担心中,否则:

「嘿,Emily 还没有唱歌,该让Emily唱歌了!」「我日我日我日。」
「我日。 我日没人说话。 OK,假装喝醉,假装有趣——有趣是关键。 现在故意唱跑调,表现得你唱得很随意。 OK,闭上眼睛,把头后仰,做个小动作。 好,现在来回晃,笑,假装你没有很认真在唱。」

猛犸象对社会的不认可的恐惧,在大多数人生活中有着很大影响。是它让你对独自去餐馆或看电影感到奇怪;是它让父母对孩子去哪里上大学关心得有点过分;是它让你放弃你喜欢的职业,而选择一个你不太喜欢的更有利可图的职业;是它让你在准备好之前就和一个你不爱的人结婚。

虽然让你高度缺乏安全感的猛犸象感到平静和安全需要大量的工作,但这还只是你职责的一半。猛犸象还需要定期和强效的喂养——赞美、认可,以及在任何社会或道德二分法中处于正确一方的感觉。

否则,为什么你会在 Facebook 上成为这样一个满身自我包袱(Image-Crafting Douchebag)的恶棍?

或者当你和朋友出去时总是吹牛,即使你后来会后悔?

「我逐渐意识到,我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人。」

社会已经进化到适应了这种猛犸象的狂热,发明了诸如荣誉、头衔以及声望的概念,以使我们的猛犸象得到满足——而且往往激励人们去做毫无意义的工作,过着他们本来不会考虑参于的不充实的生活。

最重要的是,猛犸象想融入社会——这就是部落居民一直需要做的事情,他们的基因就是这样被编码的。猛犸象环顾社会,想知道这个社会是怎么样的,他们应该如何顺应这个社会,当它知道后,它便会义无反顾的顺应社会。看看任何两张相隔十年的大学兄弟会照片就知道了:

或者那些每个人都拥有的已经烂大街的文凭:

「我终于做到了妈妈! 我现在是医生了! 我知道我肯定会让你骄傲!」「这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一天!」

有时,猛犸象关注的重点不是更广泛的社会,而是赢得你生活中的操控大师 (Puppet Master)的认可。操控大师可以是一个人,也可以是一群人,他们的意见对你来说非常重要,以至于他们基本上掌管了你的生活。操控大师通常是父母,也可能是你的伴侣,有时也可能是你朋友群体中的领袖。操控大师也可以是一个你不太了解的人——甚至是一个你从未见过的名人——或者是你特别看重的一群人。

我们比任何人都渴望得到操控大师的认可,一想到可能会让操控大师不高兴,或者受到他们的拒绝或者嘲笑,我们就会感到非常害怕,从而不惜一切代价来避免这种情况。当我们与操控大师的关系达到这种有毒状态时,这个人的存在就会笼罩我们的整个决策过程,并牵制我们的意见和道德声音的和弦。

「我总是觉得,做那种事的人都很失败。」「等等,我有个有趣的想法——在接下来的 37 年里,让我们每天都回想起这句评价吧。」

为满足猛犸象的需求付出了如此多的思考和精力,你常常最终忽略了大脑中的另一个角色,一个一直处于中心位置的角色——你的心声(Authentic Voice)。

你的心声,在你脑海中的某个地方,知道你的一切。与猛犸象简单的黑白分明相比,你的心声是复杂的,是朦胧的,不断演变的,而且是无畏的。你的心声有它自己细微的道德准则,是由经验、反思以及它自己对同情心和真诚的个人看法形成。它知道你对金钱、家庭和婚姻等事情的深层感受,也知道你真正喜欢哪种人、感兴趣的话题和活动类型,以及你不喜欢的。你的心声知道它无法准确知晓你的生活将要或应该如何发展,但它往往对下一步要采取的正确步骤有强烈的预感。

猛犸象在决策过程中只看外部世界,而你的心声则利用外部世界来学习和收集信息,但当它要做决策时,它所需要的所有工具就在你的大脑中。

你的心声也是猛犸象倾向于完全忽略的角色。一个来自外部世界的自信的人的强烈意见,会让猛犸象听得津津有味。但是,来自你的心声的热情恳求在很大程度上会被驳回,直到其他人验证它。

由于我们有 5 万年历史的大脑被设计成要在事情上给予猛犸象很大的影响力,你的心声开始感觉到它并不重要。这使得它萎缩、褪色并失去动力。

最终,一个由猛犸象驱使的人可以完全与他们的心声失去联系。

在部落时代,心声经常在默默无闻中度过他们的生活,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的。生活简单,顺从才是目标——猛犸象对顺从的把握很到位。

但在今天这个由不同文化、性格、机会和选择组成的庞大而复杂的世界里,与你的心声失去联系是很危险的。当你不知道你是谁的时候,你剩下的唯一决策机制就是你的猛犸象的粗暴和过时的需求的情感。当涉及到私人问题时,你不会深入到你真正相信的东西中去,拨开迷雾,寻找清晰的答案,而是会向别人寻求答案。于是你不再是你,而是你周围最强烈的一些意见的混合体。

与你的心声失去联系也使你变得脆弱,因为当你的身份建立在别人的认可上时,被别人批评或拒绝会对你伤害巨大。糟糕的分手对每个人来说都是痛苦的,但对一个由猛犸象驱使的人来说,它的刺痛比对一个拥有强大心声的人来说要深得多。强烈的心声使人拥有一颗稳定的核心,在分手后,这颗核心仍然坚挺——但别人的认可是由猛犸象驱使的人的全部,所以被昔日亲密的恋人甩掉,经历便会更加破碎。

同样的,你知道那些用低级、恶意的话语来回应批评的人吗?这些人往往是最严重的由猛犸驱使的人,批评使他们如此生气,因为猛犸象不能处理批评。

「然后那个波兰人说:『噢,该死!』然后掉进了一个大粪堆里!」
「好蠢的笑话。你总说这么愚蠢的笑话。」
「你爸死了!」

现在,任务应该很明确了——我们需要找到一种方法来驯服猛犸象。 这是能让我们重新掌控生活的唯一办法。

第二部分:驯服你的猛犸象

有些人天生就有一头相当驯服的猛犸象,或者在父母良好的教育下长大,有助于控制猛犸象。有些人直到死亡都没有控制住他们的猛犸象,他们的一生都在听从猛犸象的命令。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处于中间位置——我们在生活的某些方面控制了我们的猛犸象,而在另一些方面却让它造成了严重的破坏。被猛犸象控制并不意味着你是个坏人或软弱的人,这只是意味着你还没有想出如何控制它。你甚至可能根本不知道你有一头猛犸象,也不知道你的心声被压制到什么程度。

无论你的情况如何,这有三个步骤可以让你控制好猛犸象。

第一步:审视自己

改善事情的第一步是对你头脑中发生的事情进行清晰和诚实的评估,包含三个部分:

一、了解你的心声

这听起来并不难,但事实并非如此。需要认真反思,在其他人的想法和意见的网络中进行筛选,并找出真正的你到底是谁。你和很多人在一起——你实际上最喜欢他们中的哪一个?你如何度过你的闲暇时光,你是否真正享受其中的所有部分?有没有什么你经常花钱买的东西让你觉得不那么舒服?你的直觉对你的工作和亲密关系状况的真实感受如何?你真正的政治观点是什么?你甚至关心吗?你是否为了发表意见而假装关心你不关心的事情?你是否暗地里对某个政治或道德问题有自己的看法,但却从不发表,因为你知道有人会感到愤怒?

这个过程有一些陈词滥调——「找寻灵魂」或 「找寻自我」——但这的确是需要做的事情。也许你可以从你现在所处的地方,或从你正常生活的其他部分来反思这个问题——也许你需要一个人,去一个遥远的地方,走出你目前的生活,以便有效的回头检视它。无论怎样,你都要弄清楚什么对你来说是重要的,并开始为你的心声感到自豪。

二、弄清猛犸象的藏身之处

大多数时候,猛犸象控制着一个人,这个人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这一点。但是,如果你不清楚最大的问题出在哪里,你就无法取得进展。

找到猛犸象最快的方法是弄清楚你的恐惧在哪里——你在哪里最容易受到羞耻或尴尬的影响?你想到你生活中哪些部分,就会有一种可怕的、沉没的感觉涌上心头?在哪里失败会对你来说是一场噩梦?哪些事情你不敢公开尝试,尽管你知道自己很擅长?如果你要给自己提建议,你的生活中哪些地方明显需要改变,而你现在却在逃避行动?

猛犸象的第二个藏身之处在,你感到被接受或凌驾于其他人之上时的过分满意感中。你在工作或亲密关系中中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取悦者吗?你是否害怕让你的父母失望,你是否选择让他们感到骄傲而不是旨在满足自己?你是否对与有声望的事物联系在一起感到太兴奋,或者太在乎地位?你是否太过吹嘘你实际做的?

猛犸象出现的第三个地方是,在没有他人「许可」或批准的情况下,你在做决定时感到不适。你是否有从别人嘴里反刍出来的意见,现在你知道那个人有这些意见,你就觉得很舒服?当你第一次向你的朋友或家人介绍你的新女友或男友时,那些人对你的新伴侣的反应会从根本上改变你对他/她的感觉吗?你的生活中是否有一个可以操控你的木偶大师?如果有,是谁,为什么?

三、决定猛犸象应该被驱赶至何处

把猛犸象完全踢出你的头脑是不现实的——你是个人,人类的脑袋里就是有猛犸象。我们需要做的事情是在我们的生活中划出某些神圣的领域,这些领域必须由心声掌控,不受猛犸象影响。有些明显的领域需要被心声接管,比如你对生活伴侣的选择,你的职业道路,以及你抚养孩子的方式。其他问题都是个人化的——这也就涉及到一个思考,你生活的哪些部分必须完全忠于你自己?

第二步:通过内化「猛犸象,智商低」来积蓄勇气

真正的猛犸象也没有多厉害,所以他们都灭绝了,而现代社会人心中的猛犸象也当然没有厉害到哪里去。尽管它们如此困扰着我们,但我们的猛犸象是愚蠢的、原始的生物,对现代世界毫无了解。深刻理解这一点并将其内化,是驯服你的猛犸象的一个关键步骤。有两个主要的理由可以让你不把猛犸象当回事:

一、猛犸象的恐惧完全不合理

5 件猛犸象想错了的事情:

→ 每个人都在谈论我和我的生活,想想看,如果我做了这件危险或奇怪的事情,大家会有多大的议论。

下面是猛犸象认为的事情:

「让开,我看不到他了。」

而事实是:

没有人真的那么关心你在做什么。人们是高度自我陶醉的。

→ 如果我非常努力,我可以取悦所有人。

是吧,也许在一个有统一文化的 40 人的部落里可以。但在今天的世界上,无论你是谁,都会有一群人喜欢你,有一群人不喜欢你。被一种类型的人认可意味着把另一类人拒之门外。因此,执着于融入任何一个群体是不合逻辑的,特别是如果这个群体不是真正的你。你这么努力,而与此同时,你真正喜欢的人却在别的地方和别人做朋友。

→ 在我的生活中,不被人认可、被人看不起或被人说三道四会带来后果。

任何不认可你,或你所做之事的人,99.7% 的时间都不会和你在同一个房间。这也是一个典型的错误:对未来后果的设想比最终实际发生的情况要糟糕得多——通常未来什么也不会发生。

→ 爱评头论足的人很重要。

爱评头论足的人是怎样的:他们被猛犸象高度控制,会与其他同样被猛犸象高度控制,并且也爱评头论足的人成为好朋友。他们在一起的主要活动就是谈论那些不和他们在一起的人——也许他们感到有些嫉妒,而对他们的不认同有助于他们感到不那么嫉妒,或者也许他们并不嫉妒,而只是想把某人当作幸灾乐祸的工具——但不管是什么原因,评头论足都是为了满足他们饥饿的猛犸象。

好漫长的夜晚。和他们待在一起太无聊了。
「完全同意。他对她说的每句话都翻白眼。有够糟糕。」
还好我们不像他们。

在他们唧唧歪歪时,会建立一个类别划分,并总把他们自己放到正确的一边,以满足他们内心的猛犸象。

成为爱评头论足的人的素材,用于让他们自我感觉良好,是一个相当令人愤怒的想法——但它没有实际后果。而且很明显,这一切都是关于爱评头论足的人和他们的猛犸象的问题,与你无关。如果你发现自己的决定部分是基于不想被一个爱评头论足的人说坏话,那就仔细想想实际上发生了什么,然后停下来。

→ 如果我让爱我的人失望或得罪了他们,并且他们在我身上投入了这么多,我就是个坏人。

不,在你的一生中,无论你的心声是怎么样的,你都不会是一个坏人。这是一个简单的道理——如果他们真的无私地爱你,一旦他们看到你很快乐,他们肯定会回心转意,接受一切。如果你很快乐,但他们仍然不回心转意,这就是发生的事情:他们对你应该是谁,或者你应该做什么的强烈感受是来源于他们的猛犸象,而不是他们自己,而他们的主要动机是担心在其他认识他们的人看来会是什么样子。他们允许他们的猛犸象凌驾于他们对你的爱之上,他们应该被坚决的忽略。

猛犸象对社会认可的恐惧性迷恋是没有意义的另外两个原因:

A. 你在这里

地球。无尽的虚空。

所以又有谁会在乎什么呢?

B. 你和你认识的所有人都会死,并且有点快。

你和所有可能对你评头论足的人活着的时间。永恒的未来。

所以······

猛犸象的恐惧是没有道理的,这是猛犸象智商低的第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是:

二、猛犸象的努力适得其反

整件事情的讽刺意味在于,这头执着的猛犸象甚至不擅长他的工作。他赢得认可的方法在更简单的时代可能是有效的,但在今天,它们是会被看透的,并且令人反感的。现代世界是心声的世界,如果猛犸象想在社会上茁壮成长,他应该做他最害怕的事情——让心声来掌控。这就是原因:

心声很有趣。猛犸象很无聊。每一个心声都是独特而复杂的,这本身就很有趣。猛犸象都是一样的——他们复制和顺应,他们的动机不是基于任何真实的或真正的东西,只是做他们认为他们应该做的事情。那样极其无聊。

心声领导。猛犸象跟随。对大多数心声来说,领导力是天然的,因为他们的想法和意见来自于原创,这使他们有原创的角度。如果他们足够聪明和创新,他们可以改变世界上的事情,发明一些破坏现状的东西。如果你给某人一支画笔和一块空画布,他们可能不会画出好东西,但他们会以这种或那种方式改变画布。

另一方面,猛犸象,从定义上来说,是跟随。这就是它们被建造出来的目的——融入并跟随领导者。猛犸象要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改变现状,因为它是如此努力地想成为现状。当你给一个人一支画笔和画布,但颜料和画布的颜色完全一样,虽然他们可以尽情地画,但不会改变任何东西。

人们向往的是心声,而不是猛犸象。在第一次约会中,只有当一个被猛犸象迷惑的人与另一个被猛犸象迷惑的人约会时才会有吸引力。有强烈心声的人看透了被猛犸象控制的人,不会被他们吸引。我的一个朋友前段时间和一个纸上谈兵的家伙约会,但因为她不能全然爱上他而分开了。她试图说明原因,说他不够奇怪或特别,他似乎「只是一个人,一个普通人(just one of the guys)」。换句话说,他被一只猛犸象管得太多了。

这在朋友或同事之间也是如此,由心声驱使的人更受尊重,更有吸引力——不是因为他们一定有什么特别之处,而是因为人们尊重那些有人格力量的人,能够驯服他们的猛犸象的人。

第三步:开始做你自己

在「开始做你自己」出现之前,这篇文章都很有趣。到目前为止,这一直是一个有趣的反思,即为什么人类如此关心其他人的想法,为什么这是不好的,它如何成为你生活中的一个问题,以及为什么它没有很好的理由继续困扰你。但是,在你读完这篇文章之后,实际做出行动是完全不同的。这需要的不仅仅是反思,还需要一些勇气。

挑战。

但需要勇气去抗争的到底是什么?正如我们所讨论的,做自己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危险——更多的是,它只是需要一个皇帝没有衣服的顿悟,这就像这么简单。

几乎没有什么你在社会上害怕的东西是真正可怕的

吸纳这个想法将减少你的恐惧,没有恐惧,猛犸象就失去了一些力量。

有了被削弱的猛犸象,我们就有可能开始为自己站出来,甚至做出一些大胆的改变——当你看到这些改变为你带来了良好的结果,几乎没有负面的后果,也没有遗憾,这就加强了顿悟,并使倾听心声成为一种习惯。你的猛犸象现在已经失去了能力,它被驯服了。

猛犸象仍然和你在一起——它将永远和你在一起——但当它开口说话或采取行动时,你会更容易忽视或推翻它,因为现在心声才是领头。你可以开始享受被视为怪异、不恰当或让人困惑的感觉,社会成为你的游乐场和空白画布,而不是你在其面前卑躬屈膝,希望被接受的东西。

做出这种转变对任何人来说都不容易,但它值得执着的去做。你的心声被赋予了生命——你的职责是确保它活出精彩。


回复

  1. נערות ליווי באילת שירותי ליווי באילת 的头像

    Good post. I certainly appreciate this website. Continue the good work!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